从手艺人到“守”艺人 陈庭南“钟情”竹编55年
2021/01/07    来源:铜仁日报     点击:464   

在玉屏侗族自治县田坪镇五里桥村的一村民家,一双灵巧的手在竹条之间灵活穿梭,手指翻飞间,一根根翠竹化身竹篓、竹筐、竹篮……今年70岁的陈庭南,除了偶尔出去打点零工,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坐在家里编织各种竹制生活用具。

1609982629400005.png

“我自己家没有种竹子,平时编织都是去附近买,也比较方便。以前,竹编是一门很吃香的手艺,我以前做得比较多的是晒席。”陈庭南15岁就学会了做竹编,这一编就是五十多年,说话间,老人的双手也不曾停下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陈庭南在生产队干活,日子过得还不错。他成家后,育有一儿一女,经济压力骤增,为了摆脱窘迫,白天,陈庭南在生产队干活,晚上,他们夫妻俩就在家做竹编。每逢赶场天,陈庭南夫妻俩就把这些竹编制品拿到集市上售卖,一年下来,除去家用,还能有所结余。

“小时候家里是真的很困难,但自从我爸妈开始做竹编后,家里生活好了很多,我也能吃得起冰棍了。”陈庭南的儿子陈清华回忆道。

陈庭南家的生活因为竹编变得越来越好,夫妻俩的手艺也越来越出彩,前来拜师学艺的人也不少。

“别看这东西不大,但工艺复杂,要经过挑选竹子、刮节、破篾、匀篾、刮篾等多道工序,才算是做好了竹编条。竹编制品的好坏,就全靠手艺人的经验和手艺了。”陈庭南说,“一个小小的背篓,编织过程中如果按压不到位,可能会鼓鼓囊囊的,影响使用人背的舒适感。这是我现在编织的东西里最费工夫的,一天下来,也只能做一个,需要用到120—130根竹篾,编织中要是用力不均,竹篾就容易折断。”

竹编手艺是个技术活,更是个伤手的活,陈庭南伤痕累累的双手,便是经年累月留下的“印记”。但是陈庭南却说,“不会伤到手,我会把竹刺弄掉,而且我手上有茧啊。”竹条和竹刺不是伤不到手,而是陈庭南已经习惯了。

1609982668191087.png

手上的茧子越来越厚,却未曾消磨掉陈庭南的热情,即使是在那段竹编艺人薪火不济的艰难岁月,陈庭南也没舍下这项当初的“谋生手艺”。

现在,陈庭南的儿子、孙子都自己有收入,竹编已经不再是全家的经济支柱。

“闲不下来了,五十多年都是和这些竹条、竹编制品待在一起的。”陈庭南说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用塑胶制品,轻便、价格便宜,手工的竹编制品在市场上也不如以前受欢迎。陈庭南想,如果把产品创新、改良,会不会让市场再次接纳它?

“以前的背篓是圆形的,头重脚轻,背在背上容易滚动,背起东西来也不方便,现在改成有角的方形背篓,就不存在那些问题了。以前这种鱼篓口很大,鱼容易游出去,改良后的鱼篓篓口小,凹陷更深,鱼易进不易出……”说着说着,陈庭南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,尽管想尽办法,竹编市场还是不太友好,愿意传承竹编手艺的人也越来越少。

至于打算什么时候停下来?陈廷南自己也不清楚,“做不得就不做了,只要做得就一直做。”

室内安静,阳光从窗外透进来,幽幽竹香中,老人编织的身影依旧。